笔趣阁-免费小说,网络小说,最好看的小说推荐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一世巅峰 > 129:妖妻鬼妾战黑山(四)

129:妖妻鬼妾战黑山(四)

  最快更新最强渣男系统 !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此时此刻,与“妖妻鬼妾战黑山”的前夕,淡然的目光自梅绛雪与吕三娘之处飘过,这一首韦应物的《滁州西涧》浮上了包文正的心头。

   以梅绛雪的锦绣心肠,以她未曾领悟神通的道行,置身与凉亭之内,关切及担忧之心自是不言而喻,便如诗中的幽草一般。

   以青萍剑仙吕三娘的孤洁和清冷,能在玉漱山庄中与妖魔共处至此时,一片拳拳之心的难能可贵,如诗中的黄鹂一般。

   “吕姑娘,昔日授道之恩,文正感激涕零……”包文正拱手深施一礼,情真意切的恭声说道:“五仙门以庇佑苍生福祉为重,姑娘身为峨眉掌教,委实不应与此处逗留,仅以一杯水酒……”

   故作言词匮乏,面颊之上涌起自嘲与寂寥之色,叹息说道:“祝姑娘大道可期……”

   青萍剑仙吕三娘的心性何等孤洁,素来以庇佑苍生福祉为重,眼见包文正施毒计解了九幽涧之劫,却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已然是露出了马脚,与玉漱山庄中逗留太久,势必引起春三十娘与左月素的猜忌。

   “你犯了弥天大罪,还不跟我回祖师堂前忏悔,更待何时!”

   吕三娘面罩寒霜的冷声喝道:“瞧瞧你如今的样子,生死尽数与她人手中,死不悔改要到几时?”

   吕三娘虽是不善言辞,但绝非愚笨之人,否则也不至于领悟神通“南明离火”,此刻言词也是夹枪带棒更是另有含义。

   既然已解了九幽涧之劫,春三十娘与左月素邀战黑山老妖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以包文正的微末道行或会殃及池鱼。

   不论此战胜负如何,总会有幸免之妖魔,返回峨眉仙门潜心修炼且冷眼旁观,他日待神通有成,双剑合璧再行斩妖除魔,重塑峨眉仙门的威名。

   “咯咯!”

   春三十娘缓缓的站起了身子,美目含煞已然是恼羞成怒,接二连三的当面挑拨,委实是欺人太甚,言道:“我夫君既然已不是你峨眉门人,所行之事与你何干!”

   “我本就是妖魔,莫说是杀了几个凡人,便是将这普天之下的阳人尽数斩杀,你又能如何!”

   言词之冷冽恶毒,委实令人遍体生寒,秀美绝伦的面颊上浮现讥嘲笑意,妖气萦绕身躯之时那罗裙随之翻飞,便是美目含煞的站在吕三娘身前,依旧是恣意妄为的言道。

   “那倒要谢谢姐姐了……”左月素本就是千年厉鬼,时值九幽涧百废待兴,自是乐见其成,故而笑语盈盈的说道。

   夫君包文正阴狠毒辣自是不言,但归根结底也是阳人之躯,“唇亡齿寒”也存有火上浇油之意。

   “你敢!”

   吕三娘面罩寒霜之际战意升腾,青萍仙剑瞬息轻吟不已,更有那凌厉的剑光笼罩身躯,宛如置身于一泓碧波之中。

   “你以为,你五仙门何以能存留至今日?”春三十娘缓步走了上前,与吕三娘相对而视,美目之中的蔑视之意也越加明显,讥嘲的言道:“难不成就是凭借你的“南明离火”?”

   “除了以阵法苟且之外,还道当真能护得住世间的百姓吗?”

   五仙门积弱已久乃是不争的事实,仅能以仙门的阵法自保而已,若是当真正面斗法,仅是昔日春三十娘与黑山老妖的一场大战,殃及池鱼便令五仙门死伤殆尽,几欲断绝了传承……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莫非还以为,依仗神通便可以为所欲为?”吕三娘美目含煞,清丽胜仙的面颊之上遍布寒霜,反唇相讥言道。

   今夜阴曹地府征剿九幽涧,天师钟馗及黑白无常并未曾出手,仅是一个赤发鬼王便是十荡十决,不但破了九幽涧的“万鬼跗骨大阵”,更是打的黑山老妖毫无招架之力……

   梅绛雪本是与一侧冷眼旁观,眼见春三十娘与吕三娘唇枪舌剑,深知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至理,平心而论委实不愿涉足其中。

   “绛雪受文正公子所托,与玉漱山庄内暂为照看双亲……”梅绛雪心知包文正所谋之事,也担忧黑山老妖与这青丘山中暗自窥探,便唯有挺身而出,轻声说道:“二老年迈,恐是受不的惊扰……”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此情此景,也唯有搬出包文正的双亲,才能暂熄这愈演愈烈的僵局。

   蕙质兰心!

   包文正心中本是另有计较,但对于梅绛雪出言解围,回想起昔日与杨家坳的种种过往,一时间也是五味杂陈。

   “若非梅姑娘有这玉漱山庄,文正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自处……”包文正故作黯然的举步上前,拱手施礼叹息说道:“二老年迈,有劳姑娘了!”

   百莽山乃是万妖群集之地,自是不宜二老颐养天年,九幽涧的大劫更是今夜方解,而峨眉仙门又远在万里之外,故而包文正此刻开诚布公的说来,便是春三十娘和左月素也无言以对……

   “多谢妹妹……”

   “多谢梅姑娘……”

   春三十娘与左月素异口同声,而后彼此互瞥一眼,皆是美目含煞冷笑连连。

   但,百莽山与九幽涧对峙南北已然数百年,“八方噬魂网”与“九幽白骨火”又岂是寻常,故而彼此皆有心有忌惮。

   时值此刻论及“公婆”,顾及颜面,终究是忍下了心中的怨气……

   “今夜九幽涧大劫已解,便是阴曹地府也当铩羽而归……”包文正拂袖之间便将桌案之上的玉盏卷起,轻盈的与诸女身前当空漂浮,含笑言道:“来日再诛杀了黑山老妖,天地之大恣意而为,便是得道成仙也绝无我等这般快活……”

   这一言看似平平无奇,却是分说了四人。

   与吕三娘而言,便是春三十娘与左月素势必要联手邀战黑山老妖,和蚌相争渔翁得利,布下阵法借那九天雷劫之威,将其尽数化为齑粉,这便是五仙门唯一的契机!

   与春三十娘和左月素而言,今夜百莽山解了九幽涧之劫,与黑山老妖眼中已然认定南北二娘娘结盟,势成水火必有一战,若想日后恣意妄为,便唯有联手斩杀黑山老妖!

   而这番话,也是包文正对梅绛雪的投石问路,虽是寥寥数语,以梅绛雪的锦绣心肠自是洞若观火……

   无他,投桃报李,故作示之一诚而已!

   时值春三十娘与左月素以及吕三娘,皆是身处青丘山内,只要这梅绛雪有半点不妥,巧舌如簧之下,哪一种神通都能轻易将其化为齑粉……

   “爹娘应已就寝,可否劳烦妹妹,引我前去如何?”左月素也曾为人,更与包文正数月朝夕相伴,便故作贤良淑德,意欲投其所好而已。

   梅绛雪故作愕然,瞥了一眼春三十娘的神色之后,婉言说道:“二老已然入睡……”

   “我等吵闹不休,二老想是已然醒转!”左月素逼视着梅绛雪,蛾眉蹙起已有不耐之心,揶揄的说道:“梅绛雪,唤你一声妹妹,你可是当真了?”

   语调之淡漠和鄙夷,以及那溢于言表的讥嘲之意,与这凉亭之中如同一记耳光括在了梅绛雪面颊之上。

   “左月素,拜见二老你也敢争先?”春三十娘面颊之上泛起笑意,双眸之中却尽是冷意,淡漠的说道:“我与梅绛雪姐妹相称更非一日……”

   春三十娘能登上百莽山妖王之尊,锦绣心肠梅绛雪的助力乃是不可或缺,此事早已传遍了妖魔道中,此刻若是置若罔闻,经吕三娘传扬出去,自是不妥!

   其次,“云雨之欢”后气息交融,如春三十娘所见,包文正身上并无左月素的阴气,这所谓的“冥婚”必定另有蹊跷,此刻意欲争先拜见二老,先入为主做个乖巧儿媳,又如何能趁其心意。

   “左月素,还是待姐姐先行一步吧……”春三十娘笑靥如花,美目之中更是丝丝嘲弄之色,刻意将“姐姐”二字咬重,自是暗指尊卑有序。

   言罢,便上前携梅绛雪之手,径自朝这玉漱山庄之内而去……

   左月素眼见春三十娘争先,不喜之下美目之中满是怨毒之色,但随即嫣然一笑犹如冰河解冻,轻转莲步走到了包文正身侧,柔声说道:“官人……”

   语调之轻柔犹如耳畔呢喃,说不出的荡人心魄,那秀美绝伦的面颊之上更是娇羞带怯,一副新婚燕尔的如胶似漆扮相。

   包文正自是洞若观火,温柔的牵住左月素那冰冷的柔荑,深情款款的宽慰说道:“稍待片刻,我与你一同前去拜见二老。”

   吕三娘与这凉亭之中负手而立,青丝与面颊之上萦绕,冷眼旁观春三十娘与左月素唇枪舌剑,乏味之余便遥望这天际渐泛起微亮……

   左月素美目盼兮,心知吕三娘与包文正有授道之恩,便也“善解人意”的欲言又止,转身便尾随春三十娘而去。

   包文正静静的凝望着吕三娘的娉婷背影,百感交集……

热门推荐
龙王赘婿 最豪赘婿-龙王殿 最豪赘婿 穿越之两帝独宠:美人不淑 都市狂少 苏家有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