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免费小说,网络小说,最好看的小说推荐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一世巅峰 > 第76章 贾敛三问

第76章 贾敛三问

  最快更新[红楼+剑三]且听一曲将军令 !

  此为防盗章,[红楼+剑三]且听一曲将军令独家发表于晉江!想不到她连一天都等不及了, 一醒过来就要把小儿子送走。=

   她当下唯一的想法就是往还在坐月子不见人的史氏房里, 痛骂她一顿, 但这个时候……

   「大少爷来了。」门口负责打帘的婢子亲热的道。

   「祖母, 赦儿来跟你请安。」来人的衣服是蓝色的上好丝绸, 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与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颇有风流少年的佻达。

   只见他下巴微微抬起, 一双桃花眼因着见到最疼爱自己的祖母而微微眯起,一脸濡慕之情。

   「这大天早, 祖母你要去哪了?」少年连忙上前搀扶张氏。

   「不就是……」张氏顿了顿,「不就是你这小弟弟,你太太说小妹妹身子弱,没空照料他, 就把他送到祖母这里了。」

   「弟弟?」贾赦一提起弟弟这两个字就心塞起来, 想到又多一个和他争宠的弟弟, 就满脸厌烦。

   他自幼养在张氏膝下, 动动屁股,张氏也知道他想做什么。

   张氏拥着他的身子,语重深长的说:「赦儿,以后小弟弟就养在祖母这里。你得记着,小弟弟是你的亲弟弟,你得做一个好哥哥,照顾弟弟, 将来弟弟也会好生敬重你。」

   贾赦耳朵动动,不会有一个和贾政那小人一样和他争宠的弟弟,会有一个他指东打东,指西打西,指贾政打贾政的弟弟!?贾赦顿时两眼放亮,不住的点头保证一定会好多对待小弟弟。

   见贾赦应下了,还饶有兴致的逗弄弟弟,两兄弟玩得一脸开心,张氏欣慰的笑了。

   没错。她本是想着去怪责史氏一顿,但看到了纯良的长孙,她就想到以后。史氏和她不对头,因着赦儿和她亲近,就连赦儿也恨上了。他老子在史氏的挑拨下,对长子也不上心,反而去看重史氏捧在手心的次子贾政。

   想起贾政的「爱读书」,张氏冷冷的一笑,她这二孙子是被史氏养废的了。她不是没想过出手,但每当她想要教好他的时候,史氏不是冲出来护得死死的,就是他对她满口子曰子曰的,话里话外都是史氏才是对的。既然人家心意如此坚定,她又何必枉作小人呢!

   张氏是知道儿子贾代善是怨她养得赦儿不通四书五经的,游手好闲的,但他也不想想,他们荣国公府自丈夫贾源起没,蒙今上仁厚,不减爵位传承国公已有两代,手握兵权,加上今上诸位皇子渐长,荣国府已如火烹油。若承爵的嫡长子还年少英武有为,只会陷全府上下于险境,今上再仁德都不会允许荣国府继续下去。

   以赦儿之才守成足矣,但她百年之后,赦儿纯孝,难保史氏不会搓揉他。这个时候,一个与他亲近、有才的嫡亲弟弟就很重要了。

   抱着这个想法,张氏在平日就处处为贾赦兄弟制造亲近机会,而贾赦也不负所望,和小弟弟越发亲近了。

   「宁国公到!」「镇国公、理国公、齐国公、治国公、修国公、缮国公到!」

   「恭喜代善兄喜得贵子贵女啊!」这个时候的八位国公还是很齐心,来往相交很是密切的,毕竟是一起打天下的同袍来的。荣国公人到中年得了一对龙凤胎,大摆满月宴,他们都很给面子,纷纷携家带眷亲自到贺。

   「谢谢!谢谢!里面坐,咱们老兄弟今天不醉无归!」贾代善红光满脸,他这年纪不仅老来得子,还是一对龙凤胎,着实是对他能力的肯定。

   场面话说了一阵后,来宾纷纷入席。

   「吉时到!」

   只见两个奶娘各自抱着一个红色和蓝色襁褓,从后堂走出来。

   收生姥姥首先接过红色襁褓,走进女眷堆。不论是贾家人,还是其他来宾不是参加过别的洗三礼,就是自家也举办过,可谓经验十足,无须收生姥姥提醒也知道该怎样做。

   一个个大方得体的夫人脸带笑容的把早已经准备好的金银锞子、长命锁等物放入盆里。

   收生姥姥纯熟的就着每人摆放的物事不同,而说出不同的祝词,把贾家人和各家的夫人们哄得高高兴兴。

   「三梳子,两拢子,长大戴个红顶子;左描眉,右打鬓,找个女婿准四村;刷刷牙,漱漱口,跟人说话免丢丑。」

   经过一轮繁琐后,龙凤胎的女婴总算是渡过了洗三。过程很顺利,除却被收生姥姥用凉水洗澡时,她受惊小声地啼哭起来,让后头得到消息,还在坐月子的史氏心痛外,一切都看起来也非常和谐。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其他与史氏关系不好和嫉妒史氏生出龙凤胎的夫人们见得女婴怯弱不胜,一副先天不足的模样,都只在心底里暗暗幸灾乐祸。

   「左掖金,右掖银,花不了,赏下人。」祝愿小孩长大后,福大禄大财命大。

   女婴洗完了,在不少国公爷、将军眼中的「重头戏」──男婴的洗三礼开始了。

   一个个重量十足,明显是诚意和良心之作的足両金银元宝被这群土豪国公爷和败家将军们放到添盆里,沉重的回响声在盆里不断徘徊。

   收生姥姥拿起棒槌往盆里一搅,说道:「一搅两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歪毛儿、淘气儿,唏哩呼噜都来啦!」

   完成了这些程序后,才开始替男婴洗澡。收生姥姥一边洗,一边念叨着祝词:「先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作知县;洗洗沟,做知州。」

   男婴虽然与女婴一胎所生,但两人的表现却有着极大的不同。只见男婴被浸进凉水时,圆滚滚的眼睛一下子睁开,待得反应过来的时候,扯高了声音,嘴里不住的「呀呀」,仿佛是在愤怒地骂人似的。

   「哈哈!代善啊!听听这嗓门!你这儿子将来至少也是一个猛将啊!」说话调笑的人就是贾代善的堂兄──宁国公贾代化。

   有人带头,还是荣国公的兄长,其他豪爽的国公和将军们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称赞起来。

   「虎父无犬子,代善兄你将来就等着受儿子的孝敬吧!」

   「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娃儿将来也定是一个大将军。」

   「可惜老牛我没有生女儿,不然非让他做老牛的女婿不可,将来也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个混帐老丈人!」

   「啧啧啧!雏凤清于老凤声,长江后浪推前浪,代善老哥你等享福也行了!」洗三礼通常就只有亲友才会出席,所以可以说一众能够来这洗三礼的国公、将军们和荣国公贾代善的关系很是不错,皆是一起上战场打天下,刀里来火里去的战友同袍。

   贾代善得众同袍一阵恭贺,脸上有光,欣慰的瞧着仍扯着嗓子,大喊着的大胖小儿子。

   看起来,满堂乐也融融,就只有抱着男婴的收生姥姥才亲生体会着这男婴的折腾劲儿。

   感受到胸口、手臂、肚子的隐隐作痛,收生姥姥虽然久经考验,脸容不改,但心里早已暗暗叫苦:「这才生了三天的哥儿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难道真的是因为将门虎子吗!?看来接下的这几天得好好的休养一番才是。」

   好不容易,总算是捱过了这洗三礼,收生姥姥忙不迭地的把男婴交回奶娘怀里后,就匆忙地往后头张氏那儿请辞了。

   摸摸怀中的那笔丰厚赏银,收生姥姥咬咬牙,静悄悄地牵了张氏身边一个深受器重的老嬷嬷进了后厢房。一会儿后,那老嬷嬷又塞了一锭银两给收生姥姥后,两人才各自离开。

   「父皇息怒,太子哥哥也是一时糊涂,才令尤时泰杖杀了谢庄和杨玄素。虽然有错,但太子哥哥贵为一国之储君,自小尊贵,区区太子左庶子和太子右庶子竟敢犯上,简直是死有余辜!」这话看似是替太子释解,但很明显是不住地往柴薪里加柴,好让大火越烧越严重。

   九皇子李天琅垂下眼帘,貌似恭敬的俯首,眼中闪过一丝得色。

   「请父皇宽恕太子吧!」除却三皇子早逝、七皇子生有残缺,不喜见人外,大皇子李天璜、四皇子李天琰、五皇子李天琪、六皇子李天瑢、八皇子李天瑾、十皇子李天瑛不论在心里如何的幸灾乐祸着,但都一同俯下身子,齐声的求情。

   周文帝已经满脸铁青,眼中怒火喷薄,狰狞可怖。

   原本周文帝今天心血来朝,想要考校一下众位皇子在六部轮转的成绩,就命人把他们统统都招来逐一考校。按大周朝惯例,每一位皇子先得从六部的每一个部门学习一月,才能跳转至另一部门,如此类推,半年后把六部都转了一回,皇帝才会确实分配该皇子协理哪一部门的工作。

   大皇子李天璜年长好武,早在十几年前就接管了兵部。四皇子李天琰性情谨直,眼底里容不下一颗沙子,周文帝就命他掌户部。五皇子李天琪好周礼,主动请缨接掌礼部。六皇子李天瑢行事莽撞,周文帝不喜,只命他管工部磨磨性子。七皇子不喜见人,周文帝也容许他做自己喜爱的事情。八皇子李天瑾性情温良,待人以诚,周文帝想要磨练他,就把他抛到刑部。而九皇子李天琅和相差一月的十皇子李天瑛则刚刚轮转六部不久,未有正式差事。

   开始时,气氛还是不错的。众位皇子对他们管辖的部门认知甚详,让周文帝颇为欣慰,后来更是拿出近年西北匈奴右贤王呼韩邪年年挑衅一事来让众皇子商讨。虽然不在众皇子的思虑范围之内,但他们谈吐都颇有见地,让周文帝很是欢悦。

   只是,不多久,一名内侍慌慌张张的跪在周文帝面前,颤栗地禀奏道:「启禀皇上,东宫出事了!」东宫,太子所住的宫殿。

   换着戴权在此,早就先派人了解发生什么事,然后就把这个蠢小子揍了一顿,再送回内务府训练。如此慌张,着实是养心殿的耻辱,更是他首领太监戴权的耻辱。

   「太子殿下醉酒,令太子家令尤时泰及东宫侍卫杖杀太子左庶子谢庄大人和太子右庶子杨玄素大人……」

   后面的话未说完,周文帝已经重重地一拍御案,脸上杀机尽现。

   太子杖杀的可不是一般人。太子左庶子谢庄出自大周四大名门「王、谢、袁、萧」的乌衣巷谢氏,一门清贵,屡出风流名士、王佐之才,一直为士族领袖。而谢庄更是谢家这一代嫡主脉的嫡长子,下任谢家家主。周文帝废尽苦心才好不容易才让谢家的那些老狐狸点头把继承人放在太子身边,稳固太子的地位,为将来铺路。

   而太子右庶子杨玄素虽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出身,然而本人却名誉满天下。世人皆道有魏征、谢迁之风,是一名鼎鼎有名的清官。房屋居舍简陋、下级官员所送的冰敬炭敬一概不受,就连户部给他的柴薪银多算了七钱银子,他也要算清退回去。清正廉洁,两袖清风说的就是他,为天下文人士子之楷模。

   一国储君酒醉杖杀此二人会引起何等牵连大波,天下间的所有文人士子儒生口诛笔伐之下,小则太子的储君之位不稳,大则被人质疑他大周李家对待士子的态度,动摇国本。

   周文帝当时就深吸一口气,只想着会不会个中另有内情,他一手教出来的储君怎会做出此等蠢事!就强忍怒气,命人把太子招来。怎料,不过见得一眼,周文帝就完全相信太子酒醉做出昏事了。只见太子浑身酒气,脸颊通红的,走路也歪歪斜斜,不知道究竟是喝了多少坛好酒,还瞎狡辩的说是因着谢庄和杨玄素以下犯上,愤怒之下才做下此等错事,请父皇明鉴。

   「叮!触发强制任务──储位之争。储君乃每一代皇朝的未来和希望,如今大周朝太子李天玥失德,储位不稳,人心浮动,国本动摇。请宿主三年内于大周朝皇子之中选一为主公,并累积实力,建立班底,扶助主公成为储君,以安天下。任务失败:诛七族。任务奖励:万金、皇竹草种子三斤、所有天策武艺提升一层、天策橙色武器两柄、丹书铁券、凤凰盅、梦回大唐机会一次。」

   「臣贾敛叩见皇上。」贾敛身上也有一个二等御前侍卫的官职,只不过一天都没有正经当过值就是了。见着殿中央跪着一列皇子,自己也不好意思的跪下来了。

   周文帝见得贾敛突然出现,也是一顿。大脑运转之下,才记起今天是贾敛进宫「当差」的日子,也是他气懵了才会忘记。

   「起来吧!」经此一打断,周文帝的怒气也减少了很多,举起拇指和中指,不住地在两侧太阳穴按摩。

   见得周文帝一脸气怒伤神的模样,贾敛连忙三步作两步的大步走到他身后,轻车熟路的替周文帝按摩穴位起来。从小只要他有什么想要、做了错事又或者想要孝敬周文帝时,就会替周文帝按头。为了把心仪的东西要到手,为了做错事不被罚,为了更好地孝敬周文帝,贾敛还特意请教过宫中的太医。

   专业人士出手,比起周文帝的胡乱按压,效果自然是好多了,周文帝紧皱的眉头也松弛了很多。

   「皇爷,喝杯茶吧!」一旁的戴权无声无息地把亲手砌好的茶奉到周文帝手边。

   周文帝接过,尝了一口后,微微带甘清凉的茶总算是舒缓了被怒火充斥的大脑。愤怒永远不能解决事情,这是周文帝为帝几十年的经验之谈。缓转过来的大脑,又快速转动起来,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他高坐在龙椅上沉思,众皇子则跪在地上讶异不已,心思各有不同。戴权能让周文帝熄火是众人皆知的,但贾敛都能使周文帝平心静气却是众皇子意料之外的,尤其是贾敛按压着在周文帝脑后要穴的手指……

   「荣国公家的龙凤胎吗?」年岁长,进宫和踏进养心殿的次数也少的李天璜,只有寥寥数次才匆匆遇上贾敛一面,性子骄横的他即是从惠妃和弟弟李天瑢处知道父皇身边有个这样的宠臣,也是不屑一顾。他就算是要争大位,要笼络的都是荣国公贾代善和宁国公贾代化这两个身份高,手执兵权的将军。

   「这贾家小子立了功,孤定要好生赏赐他!只是这小子进殿后竟然不与孤行礼,真真的无礼!」太子李天玥见贾敛一来就平息了周文帝的怒火,刚才的怯懦一下子就不见了,高傲且有恃无恐的态度又复上心头。谁叫每当太子做错了事,每次周文帝发火后隔一段时间又会重新与太子和好如初,难怪太子丝毫不怕了。

   「想不到这贾敛在父皇心中的地位竟然有这么高,看来得好好谋算一番才是。」心思缜密的四皇子李天琰不露声色的想。

   「此人是谁?贾敛?不管如何,还得谢谢他才是。」品性最为纯良的五皇子李天琪只是单纯的想要感谢让周文帝息怒的贾敛。

   「哼!这贾家子何德何能竟然能让父皇如此青睞!?不过,听闻他与老九不合,还是好好拉拢才是。」六皇子李天瑢稍一皱眉。

   「早就听闻父皇对贾家的小公子另眼相看,此言果真不假。只是九弟与他不合,着实令人头疼。」八皇子李天瑾出身不高,亲母只是五品小官的女儿,没有家族势力可靠,自小被养在慧妃处,与九、十皇子交好。从小就养成了亲切随和的待人之风,下至宫人内侍,上至皇子妃嫔无一不交口称赞,进朝后更得百官称贤。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会更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14 16:52:31

   明天会更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14 16:52:53

   原边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14 18:59:24

   秋凉望断平湖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15 10:07:22

   刷刷出奇迹!有木有很惊喜的感觉??</dd>

热门推荐
最豪赘婿-龙王殿 龙王赘婿 最豪赘婿 穿越之两帝独宠:美人不淑 都市狂少 苏家有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