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免费小说,网络小说,最好看的小说推荐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一世巅峰 > 第638章 那么幸福那么甜蜜(大结局)

第638章 那么幸福那么甜蜜(大结局)

  最快更新情深婚切:亿万BOSS缠不休 !

  第638章 那么幸福那么甜蜜(大结局)

   步惜篱听着看向秦堔,秦堔摇了摇头,“暂时没有。”小秦时才一岁多,皮得很,次次都在夜里打搅他们睡觉,搞得他很多时候都没抱到步惜篱呢!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让步惜篱再生孩子、再剥夺他的福利!

   “其实这样的。我呢,其实很想将两位的爱情故事改编一下,这部剧肯定会大火的。当然,女主角我是很希望太太本色出演的,男主角嘛,当然Boss愿意的话,我是求之不得的。”我东归嬉皮笑脸地看着他们,笑了笑。

   步惜篱和秦堔都怔愕了一下,他们两人互相看了看对方。

   “我还是听阿堔的吧……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好改编的……”步惜篱蹙紧柳眉,改编他们的爱情故事,真的好吗?

   “改编成什么样子?”秦堔问道。

   “这就是剧本,两位可以大致翻阅一下。”我东归说着立即从公文包里取出剧本来。

   步惜篱眼皮跳了跳,这是征求的意思吗?剧本都写好了!

   但,看看那剧本到底是怎么样吧!

   秦堔也是有些无言,白了我东归一眼,但他接过了那剧本看了起来。

   真甜,超级甜的剧情,真的是非常幸福的剧情。

   步惜篱也大致看了一下,“好甜蜜的故事。”

   “这么甜蜜,太便宜你了。”秦堔看着我东归,心想,这个我东归竟然这样“作弄”他,将他和步惜篱的爱情故事和生活作为素材……绝对不能太便宜他了!

   “改编,不一定全都是我们的故事,加进你的想法,我要看到不一样的。”秦堔看向步惜篱,“阿篱,你说呢?”

   “最近好像有些流行前面甜,中间有些虐,结局又很甜的偶像剧。”步惜篱想了想,就昨天的她刚追的一个剧就是差不多这样的套路,让她很感动地哭了呢!秦堔也没少在她身边安慰她,甚至还发誓绝对将她宠上天。

   步惜篱天真地想,如果其他女人看了这样的戏,然后被喜欢的人这样承诺,挺好的呀!

   “这样啊,我想想。”我东归皱了皱眉头,他看向卡克斯。

   卡克斯也想了一下,凑在我东归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我东归眼前一亮,拿出纸笔,“马上就写个简单的框架给你们看。”打铁要趁热,不然第二天再来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就可能反悔了!

   现在先满足他们的要求再说!

   我东归“唰唰唰”地在纸上写东西。

   步惜篱看着不明白,她看向秦堔,“东归先生会写什么?”

   “待会就知道。”秦堔饶有趣味地扫了一眼我东归,端起手中的红酒喝了一口。

   卡克斯看着秦堔,薄唇微张,“Boss。”

   秦堔微微一怔,抬眸看他,然后将酒杯放在桌上,他看着卡克斯,“身体好了?”

   “嗯。”卡克斯声音略微低沉,他看着秦堔,“谢谢。”

   秦堔愣了那么一秒,但,随即他笑了,伸手,给卡克斯倒了一杯红酒。

   秦堔举起手中的酒杯,示意卡克斯。

   卡克斯心中有着几分紧张,他看着自己面前的红酒,然后又抬头看向秦堔。

   “怎么样,可以喝酒吧?”秦堔带着几分冷酷问道。

   “嗯!”卡克斯看着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和他碰杯。

   “……哥。”非常细小的一声,小得差点就听不到!

   步惜篱和我东归在旁边看着他们,都惊了惊。

   秦堔也惊了一下,但他没有说什么,直接仰头将酒喝完了。

   卡克斯低头,再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却不想,眼角已经有了泪水。

   他忙擦掉之后,放下了酒杯,当没有说出那个字。

   秦堔深邃的黑眸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弯。

   “写好了!”我东归轻呼出一口气,看了看上面写的东西,又呼出一口气,像是写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给!”他将纸递给秦堔和步惜篱,“你们看看。”

   秦堔挪动了一下屁股,和步惜篱紧挨着坐着,然后拿过那纸来看:

   前面是简单写了男女主的相识、见面,但是因为某个误会,男女主竟然离婚了!

   “她为了生下他的孩子,差点赔上自己的性命,结果却等来他的一张离婚协议书。”秦堔念着这句话,看向我东归,“这什么东西?离婚协议书?男女主离婚了?”

   “对啊,你们不是觉得中间加一点虐的吗?离婚,离婚挺虐的。”我东归解释,“你看,后面我写了,三年后,女主角华丽归来。”

   “三年后,在她的婚宴上,熟悉而陌生的男人突然拉她进入黑暗,将她抵在墙上,灼热的气息烫得她发颤,‘记得吗?你第一次,就是这样给我的……也只有我,才有资格碰你!’”秦堔念完这段话之后,他浓眉紧拧,盯着我东归。

   “想找死?”秦堔冰冷说道,“我东归!”

   “啊?这不是……唔!”我东归想着说话,秦堔已经捂住了他的嘴,“你敢写这样的剧情,我就弄死你!”

   “啊?”我东归惊了,这不是改编吗?弄点离婚狗血和黑暗XO,不是很刺激眼球吗?

   “啊你的头!”秦堔一个拳头直接砸在我东归的头上,我东归立即捂着自己的头,“暴力!Boss!”

   步惜篱也惊愕了一下,她看着秦堔和我东归,然后又看向那张纸上写的。

   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黑暗中……

   步惜篱内心里一慌,她额上有了几分冷汗,自己的第一次就是被某个男人在秦时大厦给要了的!

   秦堔转头看向步惜篱,发现她额上有着冷汗,不禁握上她的手,“阿篱?你怎么样?”

   “我没事。”步惜篱摇了摇头。

   我东归看着他们,“你们……那,那我这个剧本的事情……”

   “改啊,改回甜蜜的!”秦堔浓眉紧皱,“我东归,你敢写什么离婚什么女主角又再婚的,看我不砸了打得你满地找牙!”

   “啊?”我东归头皮发麻,说要虐的又是他们说,现在又要甜宠……算了算了,他们强势,他们厉害,自己这个小作者还是乖乖听话好了。

   “阿篱需要休息一下,你们先离开吧!”秦堔看出了步惜篱的神色有些不对,下逐客令了。

   “那剧本,我改成甜蜜的之后,应该没问题吧?”我东归着急问道,但看着秦堔那黑沉的脸,立即抓起剧本还有公文包,“我走了,不送,不送。”

   卡克斯看着我东归离开,他转眸看向步惜篱和秦堔,“嫂子没事吧?”

   “我,我没事。”步惜篱摇头。

   秦堔摆手,示意卡克斯速度滚。

   他们两人离开之后,秦堔抱着步惜篱重新窝在沙发上,他轻声问道,“阿篱,怎么了?”

   步惜篱揪着手中的纸张,她抬眸看着秦堔,眼泪倏倏落下。

   秦堔看着她哭,顿时就慌了手脚,“阿篱,你,你怎么了?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不,是不是他们,卡克斯和我东归那两个家伙!你别哭,我立即去揍他们一顿!”

   他说着就要出去,但又重新折回来,哄着步惜篱,“别哭,宝贝,你说到底是为什么?卡克斯和我东归那两个家伙……改天他们来的时候,我就撵他们出去!”

   “秦堔……”步惜篱抱着他哭了起来,“呜呜……”还是说出来吧,说出来,他爱自己那么深,应该不会介意的……不,第一次他就没有介意啊,他要她的第一次,他就没有说什么。

   秦堔始终有些手忙脚乱,他还没看过步惜篱哭成这样的,抱她又不是,哄她又还是哭,他都慌了。

   “你要什么?我马上给你,什么都行!房子,车,存折,银行卡,公司?啊啊啊!”秦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万分懊恼,“你不要哭啊!哭得我要跳楼啊!”

   “噗!”步惜篱听着他这抓狂话,破涕为笑。

   秦堔看着心中一喜,又给她擦眼泪,“阿篱,别哭,乖。”

   步惜篱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才说道,“我有件事情一直瞒着你,好怕你知道后会生气。”

   “什么事?”秦堔看着她,但是当看到她嘴角又一扁的时候,他立即说道,“我保证不生气,绝对不生气!”

   “我……”步惜篱低声地说了三年前她在参加秦氏珠宝集团“秦时明月—我是你的天作之合”比赛被夺走第一次的事情,她说着哭了起来,“那个变态,QJ犯,呜呜……”

   秦堔呆若木鸡,整个人懵逼了下。

   他慢慢地举起两只手,做了投降状,“阿篱,其实,其实有件事情我也貌似……应该跟你坦白一下……”

   “什么?”难得见他听了她说的这话之后,他不生气,也没有跑出去说要找出当年那个人杀了……

   步惜篱面露疑问地看着他。

   “你还记得五年前有一次在轮船宴会上,你撞到我的身上的事情吗?”他问道。

   步惜篱想了想,摇了摇头,没什么印象。

   “你可能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你当时很美,很清纯,撞了我之后,猛地道歉,我想说句话,你已经像是兔子一样跑了。”秦堔正色道,“到后来,你和顾艳初、还有娄雅涵一同进了东亨大酒店,楚高阳后来也进了酒店里,然后你消失了。”

   步惜篱听着,明白过来他指的是原来的步惜篱和他相见的事情。

   “到后来不久,我在蒙扎赛道上参加F1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那一场比赛,如果我赢了,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继续我的赛车生涯,秦家不再束缚我的一切。”

   步惜篱惊愕,原来是这样,他才参加那一次比赛的!

   “那个傻女人,替我挡枪死了。”秦堔低沉着声音,“我的生命中出现的两个女人就这样消失了。”

   “但是没想到,在‘秦时明月—我是你的天作之合’上,没想到我见到了我曾经想过的女人。”秦堔看着她,嘴角带着一分笑容,“阿篱,是你啊!”

   步惜篱心房颤了颤,“堔……”

   “然后,然后。”秦堔浓眉微皱。

   “嗯?”她不解。

   “没想到我喝了秦楠下的药,他丫的给我下套,还推了个女人给我。然后我在总统套房里,想着洗个冷水澡降降温的,谁知道,某只小白兔拿着礼服莽撞地开了我的门。”

   “啊?”步惜篱听着惊讶喊了一声。

   “嗯,那个你说的变态……是我。”秦堔脸上变得烫了一些,眼珠子转了转,不敢看向步惜篱。

   步惜篱惊得盯着他,下一秒,她一脚直接踢在秦堔的身上。

   秦堔哪里料到,整个人跌落沙发直接跌在地上,“阿篱!”

   “竟然……竟然是你!”真是!步惜篱起身,下来见他要从地上爬起来顿时就一脚跨坐在他身上,手立即就掐他的手臂,“竟然是你!可恶,可恶!”她说着抡起小粉拳就打在他的身上。

   “别打,别打……这不是看到你……喜欢嘛,所以才提前享受了下福利……我很负责地找你结婚了呀!别打别打,疼!”秦堔捂着脸,“别打脸……”

   “哼!”步惜篱猛地揍了他一顿,脸上羞愤不已,原来都是他!害得她吃了这么多苦,还伤心纠结那么久!

   “哼!今晚睡地上吧你!我要冷落你十天!以示惩罚!”她哼道。

   “啊?不要,阿篱!”秦堔抓住她的手,“别打,手疼,手疼。我呼呼,我疼你。”他说着还抚着她的拳头。

   “放开!”她瞪着他。

   “那这样,这样打。”秦堔抓着她的手轻轻地砸在自己的脸上,一脸的赔笑,“轻点,轻点。”

   步惜篱没好气地瞪着他,“秦堔,你有点骨气行不行?瞧你这样子!”

   “这不是求原谅么……今天我不要骨气,我要阿篱原谅就好。”他嬉皮笑脸地看着她,脸上已经挨了不少拳头,身上也是。

   步惜篱又气又恼,又想笑,最后瞪了他一眼,“你今天去做饭给我吃!”

   “得令!我马上去!”秦堔从地上爬起来,跑进厨房里,但又突然折了回来。

   他光着膀子,六块腹肌完美又好看,下身只穿着短裤,手中拿着一个炒菜用的木铲子,挥舞着问她,“阿篱,要不要进厨房里观摩下美男下厨?”

   “不要!”步惜篱看着书瞪了他一眼,谁知道他想在厨房里做什么事!

   ……

   ……

   全本完。

热门推荐
最豪赘婿-龙王殿 龙王赘婿 最豪赘婿 穿越之两帝独宠:美人不淑 都市狂少 豪门盛宠:早安A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