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免费小说,网络小说,最好看的小说推荐

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一世巅峰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最快更新桃林那处 !

  “行啊。”柳惠闲闲的应道,“只不知这是你一个人的意思,还是五房老太爷和老爷一起的意思。”

   “你是谁家的孩子,大人说话呢,你且一边玩去。”新十一太太特别烦这没眼色的丫头。

   “现如今这家里,是我,管,着,的。我自然有资格问问清楚了。”

   新媳妇就朝柳承峰看去,柳承峰默不作声。

   “好吧,是我和我们十一爷的主意。”新十一太太对着三太太说道。

   “好,你们也是几十岁的人了,说出去的话总不是放的屁吧,既然你们都决定好了。那我就做主了,柳妹儿和柳宗焕由族里养了,到了他们成人由族里安排亲事,由不着你们过问。怎么样,你可是想好了的,敢不敢和我说句实话,可快点儿,我还等着吃饭呢。”柳惠心里可巴不得柳妹儿离这恶婆娘远远的,既然她都说让妹儿在二房呆着了,还怕什么,干脆把妹儿姑姑要过来得了。

   “呵,这有什么不敢说的。他们俩人你尽管领了去,迟了我怕你做不得这个主。”新媳妇得意的斜视着柳惠。柳惠看着柳承峰,巴望着他还能为着柳妹儿兄妹说句话,可是……

   柳惠也不与她废话,立即用二老太太屋里的笔墨写了一式五份契书,交给十一爷柳承峰一一过目。柳承峰看过契书,迟疑的看着新媳妇,却被她催促赶快画押。

   柳承峰无奈的画好押,交还柳惠,柳惠也画了押,收入怀中。

   二老太太不依了,说道:“丫头,怎不给我看看。”

   柳惠将手中的四份递给二老太太,二老太太迎着光见上面写着:兹柳家第二十八代孙柳惠自愿帮扶柳宗焕、柳妹儿自立家业,柳家五房归还俩人各自母亲之赔嫁,自此与柳家五房再无干系,此约一式五份,柳家家族存档一份,柳承峰、柳惠各一份、柳宗焕柳妹两人各一份。立约人:柳惠、柳承峰。某年某月某日。

   二老太太拿眼瞪瞪柳惠,心里骂道:分家立户怎可如此儿戏。

   那新媳妇却高兴极了,就要拉了柳承峰立即告辞。

   柳惠对她说:“让焕叔叔收拾收拾今儿就搬过来吧,反正这边房子多,我们不嫌挤。”

   “行啊!今儿就让他搬过来。”

   二老太太见两人要走,立即拦道:“这分家是儿戏不?明儿和你老子一起来一趟,我们丁是丁,卯是卯的说定了,别闹不清楚,哪方反悔都不好。”

   新十一太太原想借着柳惠的话,把分家的事定下,现在二老太太也说了要商量分家,她立时满面笑着答应了。

   待那两人走了。二老太太再也忍不住扬起手来,就要打柳惠,柳惠赶忙躲开。

   “别打别打。”

   “你个小东西,拿了鸡毛当令箭,这么大的事你儿戏一般就定了,我不打你打哪个。”

   “你要打,就该打十一叔公去。你没看见,他要不乐意,他会这么干脆和我签这个约。再说了,那女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这还没进门,就派了人来折腾十八姑,焕叔叔也被她的人打了,我十一叔公可为他们兄妹说过一句话?这才刚进门,屁股都没坐热,就开始要赶了他们兄妹离家,我十一叔公有没说过一句维护的话?与其让他们俩兄妹在那女人手下过苦日子,还不如趁早分了出来,自立门户,由族里看着,他们还能平平安安、无忧无虑的长大。”

   二老太太叹息着,连连摇头。“他们老子不管,不是还有祖父吗,我将他们交给他祖父,他祖父不会不管。”

   柳惠听了,急的直想跳脚。“就是五老太爷管了,他那么大的年纪,又能管得了多少年?还不如趁着现在老太爷还在世,把属于他们俩的东西划拉过来,真等到老太爷管不了事了,他们俩都得被这后母赶了去睡猪圈。”

   焕哥儿来时,眼睛红肿,半边脸上的指痕印还在,二老太太和三太太见了都心疼的直唤乖乖儿,心肝宝贝。弄得焕哥儿又难过,又怪难为情的。

   柳惠怀着紧张的心情将契书交给他,生怕他会骂自己多事,不想焕哥儿看完,只自嘲的笑说:“我能被他们放出来,已是不错了,怎敢向他们索要亡母的嫁妆。”

   柳惠见他不怨恨自己,便笑说:“所以,我才只与十一叔公签而不是与那个女人签啊。”

   众人不解的看她,柳惠也不卖关子,说:“十一叔公也知道焕叔叔和十八姑不得那女人喜欢,日后难免有冲突的时候,反正你们日后长大了是要分家出来的,即是我代族里答应了要照管你们,他也就了了心事,正好趁便的事,他怎不应。你们母亲的东西,不论何时都是要给你们的,不如现在给了,免得以后麻烦。只是我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分家产给你们,要是不给……”

   焕哥儿洒脱的一挥手,说:“不给我也不稀罕要,现在能从那个家里脱身出来,就是万幸的事。我只怕,那女人日后反悔了会给你惹来麻烦。”

   “她只要不要脸,就只管来闹好了,我才不怕她呢。”柳惠不在乎的说道。

   二老太太冲柳宗焕说道:“傻小子,你应得的家产为什么不要。你们也不要怕,事情到了这步,族里自然会给你们兄妹出面的。我柳家,还没到由一个外人来做主的时候。”虽然新妇的行为伤了二老太太的心,可是真正的伤她心的是柳承峰对两个孩子的态度。既然他们都不想要这两个孩子,族里帮着分了家财,由着他们自立门户了也好,总归是要长大分家的,不过是提前了些时候罢了。

   见二老太太这样说,柳惠才真的放下心来。

   为了怕夜长梦多,第二日二老太太让人请了族中长老来,等五老太爷和柳承峰商量后,将这事过了明路,由长老们给两兄妹主持着分了家。兄妹俩人分得了五房西边的六个院子,五十亩水田、一百六十亩旱田,二百亩坡地,一片成了林的老林子,即两人各自母亲的陪嫁。因柳宗焕、柳妹儿年龄还小,由族里指派了他们母亲的族人帮着照看,每年年底由柳家与其核对账册。只待柳宗焕行了冠礼、柳妹儿行了及笄,再将资产交还二人。只时现在房子是立时就要分隔出去,才好让兄妹俩人搬去居住,总不能真在二房住着。

   待新媳妇姚氏知道事情的真相时,柳宗焕已经和柳妹儿搬到了二房暂住,只待将分给兄妹俩的五房的西六院分隔好,分家的事就算正式落定了。五老太爷虽然不愿,但也知道这个新媳妇比前头两个媳妇厉害,那兄妹俩落她手里不会有好日子过,还不如分出去大家都过得安逸,反正都仍旧在主宅里住着,相互能照应的上,也不算真的离了家、别了户。

   不过两三日,柳宗焕兄妹就成了拥有独立门户,小有资产的小财主,两个人离了那个家,脸上虽满是落寂,但仍时时总会露出开心的笑来。

   兄妹俩搬新居之日,柳惠带着一众丫环都去给两人贺新。几个房头不论主家在不在家的,也都送了各式各样的贺礼,算是凑热闹,抬了两兄妹的面子。

   ……

   “大奶奶,您可不能不管管了。那丫头不过才管了几天的家,几乎要将家里的亲戚都得罪了遍,那以后……”柳张氏陪房张升媳妇拉着胡氏躲在一边低低的说道。

   胡氏不耐烦的瞪她眼,说:“什么丫头丫头,你也小心着些,让人听见了挨罚,可再没人袒护你。”

   张升媳妇连忙赔着笑脸。

   “我到觉得惠丫头做的不错。”胡氏说了这一句,丢下张升媳妇往柳妍房里去了。

   张升媳妇看着胡氏走远了,才一脸嘲讽的撇撇嘴,低语道:“家里若是再这样闹下去,可有的倒霉的了。”

   “娘”柳妍见胡氏一脸低沉的走进屋来,亲昵的挽着她。

   “床上的绣品都准备齐全了。”胡氏见丫环们在收拾已绣好的喜帐,立即提起精神问道。

   “齐全了。加上您先前给女儿准备的,足有几大箱子呢。”柳妍娇笑着。

   胡氏冲丫环们挥挥手,赶了她们出去,细细的端详着柳妍的脸庞。笑说:“你别看现在东西好似很多,等以后要到用时未必够呢。成亲后,你要在家里忙着侍候夫婿,和翁婆,管理家事,那里来的时间做这些。”

   柳妍听了,一张粉脸涨得通红。

   胡氏拉着柳妍一双娇嫩的小手,满心的不舍,道:“你日后随夫家到了京里,要和幺房多多走动,到底是亲戚,走动的多了,感情自然就深了。”

   柳妍听了直点头,想到在过不久,自己就要离开家,离开紫竹菀,去遥远的京城,心里酸涩,眼睛也跟着红了。依偎在母亲胡氏的身边,满心的不舍。

   “你嫁去哪么远的地方,为娘真是不舍……日后惠姐儿也要去京里,你们姐妹日后的时日长久,若是能相处的好,就尽心处吧,不论怎样总是没有坏处。”

   “她去京城?干什么。”

   “二老太太不是将她托付给了你十姑姑,她年后可能就要去了。若她去了京城,你若是得闲,就多关照她,若不得闲就算了。但总不要疏远了,到底里姐妹,有了个难处时,都好有个想方的去处。”

   柳妍点点头,心里总觉得自己不能有要求到柳惠的面前的时候,往后若她有了难处找到自己,自己就尽量帮帮她就是了。

   母女两个低低轻语,柳妍倚靠在胡氏身边,只静静听着。

   “这个家里是没什么指望了,你也不用惦记,只一件事你要答应我。不论如儿今后过得好,过得坏,你都当没她这个妹妹,你只记得你只有你的哥哥,再无旁人。记得了。”

   柳妍见胡氏一脸的决然,不敢多言,只得默默地低着点。

   胡氏深深叹口气,努力露出欣喜的表情帮柳妍检查新婚的绣品。

   ……

   冬月十二,是三房老太爷家最小的庶子过周岁。

   因着柳妍和柳媞现在都是待嫁之身,不便再随意出门抛头露面,家里的事情大多落在了柳惠一人的身上,柳惠也不耐烦去吃什么周岁宴,便打包份厚礼给三房送去。

   “姑娘,等着接林家的人派信回来说,林家的人已经到紫菱州了,您看是不是回报大奶奶一声。”内大管事杜燕对柳惠恭敬的说道。

   “请嬷嬷亲自去大奶奶那儿回一声,再把这单子给大奶奶过过目,若是有不满意的赶紧定了我好改。”

   杜嬷嬷接过柳惠手中的几张纸细看,上面列着住所和一切用具,菜单、瓜果、点心也分类列明,包括林家到了后出行用的车辆、人员等都细细的注明了。杜嬷嬷看了朝柳惠笑笑,恭身告退出去。

   “姑娘,三房的大太太来了。”

   柳惠刚抬头,便见到三房的田氏带着一阵香风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太太”

   柳惠忙起身给她行礼。

   “哎哟哟,快别客气了。我知道你忙,这不,我来看看你。”田氏说完朝屋里溜了一圈,见有拨算盘珠子的、有执笔记账的、有回事请条子的,一众人这时都忙得只给她行了一礼再没空赔她说话,田氏难免觉得无趣。

   “看看,我就说你肯定是不得闲,就是我们家老太太硬是说想你了,想请你过去坐坐。”

   柳惠立即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说:“那哪敢劳您来,我也正想着赶紧完事后就过去给老太太请安去呢。即是这样,您再稍坐坐,歇歇脚,待我把手头上的事儿了了,就与您一块过去。”这时不好再说不去的话了。

   “行啊,你先忙着,我到真是口渴了,正好喝口水。”

   田氏说着,转身找了个偏角坐了,慢悠悠的捧着茶杯喝茶。

   柳惠见这样,也不好当真让她在这里等着,低声交待那些管事的,赶紧将要紧的回了,其他的另找时间。

   与田氏亲亲热热的坐了青驴小车一同往三房去,刚到三房的门口,就见门前披红挂彩的喜庆非常。柳惠心里奇怪,没想到三房对这个庶子看得这样重,这是不是太过了些。

   因着几个房头的人都不在,来得大多是些柳家偏房旁枝的亲戚,和左右的乡邻。柳惠是大房的嫡女,现今又管着大房家事,众人难免上前巴结。

   三老太太见着柳惠,唬着脸责问:“惠丫头,多长时间不来看我,就是这样忙。”

   柳惠连忙告罪。

   三老太太拉了柳惠的手,又一脸慈爱的说:“平常难得过来,今儿就在这好好松快一天。”

   柳惠只管一脸笑着,点头应着。

   ……

   胡氏到底不放心柳惠,由杜嬷嬷领着去看给林家安排的住所。

   给林家安排的小院正是大房正院左近的一处,四周遍植各色名贵菊花、梅花等,又正是花季,院子内外馨香、清雅。想来,林家那样的书香世家,应许是会喜欢的吧。

   再看屋内,暖鼎、香炉、床铺都置办的很整齐,拨派来侍候的人已经恭敬的立在院中,胡氏看这里外都安排的妥当,心里十分满意。再看看柳惠准备的那几张菜单,均是平川的菜肴、和本家的特色菜,心里再无不妥。

   “劳惠姐儿费心了,准备的不错。去迎的人是哪个,车船准备的足够吗?”

   “是我家的去了,惠姑娘说,林家这一路上只怕都是坐的船,怕是腻烦了,加上这天儿阴冷,江风冷的厉害,不如就坐了车的好。”内管事杜嬷嬷说道。

   胡氏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平川的林家,胡氏之前也打听过,有心攀亲又怕自家的门楣略低了些,让那林家瞧不上,加上婆母张氏一心要为贤哥求她娘家的侄孙女,胡氏才隐了心事,转而极力给自己娘家的侄女保媒。没想到大老爷竟是与自己想到一处去了,还去正式提了亲事。虽然林家还没明面儿上答应,但是林家夫人即要来家里相看,想来这亲事林家也是愿意的吧。

   胡氏心想,这林家来的也巧,再过几日就是妍姐出阁的日子,也正好让林家看看我们家的家势,虽不如甘、赵、武那样的大家豪门,可也比一般的小家小户要强些。

   照着林家的行程来看,只怕明、后天就可到了,自己也要收拾收拾,打扮的精精神神的好见未来亲家。

   ……

   隔天晌午,大管家杜生就派人回来说,林家的车队已经离主宅只有十里地了。

   胡氏连忙禀明了柳承德,又将给林家准备的客院从里到外检查了一遍,又传话给柳妍和柳惠,让她们收拾好了,快点出来迎接客人。

   如今张氏和白氏、柳如、柳姈都还关在屋里,不能出来待客,柳宗明和柳宗正又离家在外,整个长房竟只有柳妍、柳惠两个女儿家能陪着胡氏待客。胡氏有心想求柳承德放了张氏等人出来,又怕张氏做乖,坏了这门亲事,只得做罢。

   胡氏派出沿路等候的人不停的往回传来信,不多时,林家车队只隔三里了。

   胡氏领了柳妍、柳惠站到中门,翘首等候着。

   不多时,林家的车队停在中门外,头前的大架马车上被人搀扶着下来一位头戴瑞冠的贵妇人。

   胡氏得杜管家暗示,知她便是林维渝的夫人荣氏。

   胡氏脸带着笑,心里却渐生不安。心道:这位林夫人气度、仪容真是不凡,只不知脾性好不好。

   “夫人一路劳顿,辛苦了。”胡氏对着那妇人行了一礼。

   林夫人静静的上下打量了眼胡氏,面上露出笑容来。回了胡氏一礼,说道:“不敢,冒昧打扰,有劳大奶奶。”

   “不敢,请!”

   林维渝虽被夺了官职,可他还有大学士的名衔,故从林维渝论起,要尊称荣氏为夫人。而胡氏不过一乡绅村妇,见了林家夫人,要行大礼,且只能称作娘子。

   胡氏将林夫人一行人迎到正堂,两边落座后,胡氏为林夫人介绍了柳妍和柳惠,林夫人介绍了与她随行的小女儿林敏、嫡次子林兆琪,和妹妹甘夫人及她的两个女儿甘玲、甘莉,及两个儿子甘民、甘瑢。

热门推荐
最豪赘婿-龙王殿 龙王赘婿 最豪赘婿 穿越之两帝独宠:美人不淑 都市狂少 苏家有河图